社交电商接连陷入“溃败”

来源: 房鲸鱼 2019-12-10 16:27

手机看新闻

继斑马会员(原环球捕手)疑似跑路、未来集市遭下架、迷你生鲜暂停运营之后,用户超过1亿人的淘集集也突然暴雷。


12月9日,淘集集一纸声明宣告,公司 并购重组 失败,将寻求破产重整或破产清算。


淘集集骤然爆雷揭开了社交电商遮羞布,暴露行业盲目追求用户流量的同时,存在盈利困难、获客成本高、用户留存率低等问题。


12月8日,北京京商流通 战略 研究院院长赖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目前市面上的社交电商大都沉迷于追求用户流量却缺乏盈利的渠道。


“社交电商最大的问题在于它本身是追求社交获利型,而不是产品价值型。某些社交电商前期获得快速增长的原因,实际上是利用推广者这类中间环节的积极性,而不是消费者消费的积极性。”赖阳表示。


盈利困难并不是全部。种种不利好消息传来之下,外界质疑声开始扑向社交电商的商业模式。


模式痢疾难除


在业内人士们看来,部分社交电商平台的业务模式带有先天不足。在这其中,最受诟病的便是激进的分销制度。


12月5日,据国家网络安全通报中心官方微信消息,2019年11月以来,公安机关开展APP违法采集个人信息集中整治,下架整改100款违法违规APP。其中,社交电商未来集市也在百款违法违规下架整改名单中。


公开资料显示,未来集市于2019年7月1日上线,宣称“自购省钱,分享赚钱”。


但上线仅不到10天,未来集市公众号就曾因“涉嫌违规分销”在7月初被微信官方封号。


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,未来集市的分销模式分为三个等级,分别为店主、优质店主和最高合伙人。无论是哪一个等级,每拉进一个新店家便可以获得佣金。


其最高等级“战略合伙人”旗下团队规模最大可拥有750个店主。


未来集市显然不是个例。


据媒体报道,刚成立时期的云集也曾为了拓展市场,实施分销模式:用户缴纳365元的会员费成为云集的店主,获得在平台上卖货及发展下线的资格,店主每邀请一位新用户均可获得相应佣金,邀请满160人可升级为“导师”,满1000人可升级为“合伙人”。


因采用激进分销模式而受到质疑的平台名单,还可以列出许多名字:云集品、花生日记、萌推、斑马会员(原环球捕手)、粉象生活、趣淘集市等等。


赖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社交电商之所以可以在前期获得发展,便是因为这种参与者在加入进来后可以获得回报的模式,在这种模式下,中间商有一定积极性。


“但是部分社交电商平台存在的根本问题,也在于这类推广模式本身,价格最优化的前提是要减少中间环节,但社交电商是通过熟人来推广的,是需要通过中间环节的,中间环节的增加必定会增加成本,因此商品性价比就必然不是最优的。”赖阳分析道。


除此之外,部分社交电商内部的管理问题也令外界颇为忧心。


今年“双11”期间,斑马会员被传跑路,总部出现警察站岗。后斑马会员回应媒体称,警察站岗并非如外界传闻的跑路,而是“保护我们,防止有干扰公司正常运行的事情出现。”


11月12日晚,斑马会员创始人李潇回应传闻,表示本次事件与财务总监利用职权之便转移公司巨额资金有关。从杭州西湖区人民检察院官微“西湖检察”查询到,李潇所提及的前财务总监转移的资金高达2.6亿元。


就内部管控等问题,11月29日,时代周报记者曾亲赴杭州斑马会员总部提出采访申请,斑马会员以公司相关负责人不在为由婉拒采访。


10月29日,迷你生鲜发布公众号文章称,因经营不善、长期亏损导致暂停运营,平台内仍有待退款订单及会员费折现约800万元,宣布将自2019年11月15日起,共计分为24期进行还款,直至还清每一个人的每一分钱。


undefined


据媒体报道,迷你生鲜的掌盘人为90后李晨昕,高一便已辍学,目前已不知所踪。


10月30日,用户圈圈(化名)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退款计划在她看来不过是一个骗局,迷你生鲜的内部管理是一团乱麻,“李晨昕的微信名字叫‘天道’,现在已找不到人。他们还有两个部长,部长下面有十几个组长,但目前没有人出来负责”。


另据微博认证博主“福州头条”表示,自今年8月迷你生鲜平台系统被冻结后,许多会员们被告知可用支付宝转账的方式直接汇到“李晨昕”的名下进行充值。


流量变现能力存疑


事实上,社交电商凭借高效获客和裂变能力曾经是资本市场的宠儿。


据艾瑞咨询提供的数据,2018年,中国社交电商行业规模达6268.5亿元,同比增长255.8%,成为网络购物市场的一匹黑马。


淘集集也曾一度辉煌。


主打农村包围城市路线的淘集集,以拼购模式在三四线城市及县乡村通过价格战进行疯狂扩张,上线仅半年,淘集集就积累了 1 亿用户。


但,成也获客,败也获客。


10月15日,彼时已面临资金链断裂问题的淘集集CEO张正平,曾发布公开信称:“淘集集拥有超过1.3亿个注册用户,市面上获取用户并不便宜,亏损实际上都出在获客上。”


事实上,无论是分销会员制,还是拼购类社交电商,其运营模式不过是在前期获取用户流量的一种手段。


12月9日,有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在前期扩张阶段,平台穷尽一切办法去获得用户流量,并将流量认为是自己的护城河乃至生死线。


然而,淘集集落败显然说明,光有流量,没有合理的盈利模式,都是虚假繁荣。


12月6日,已赴美上市的云集(YJ.US)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云集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便是会员制度。


云集方面表示,在会员制的基础上,云集通过对补贴分配和成本控制体系的优化,进一步提高了毛利率和运营效率。


然而,财报数据显示,云集在2018年Q4创下营收新高后,一直出现下滑趋势,到2019年Q3营收降至27.73亿元,同比下滑10.1%,环比下滑9.5%。


与此同时,云集的净利润在2019年Q1实现净利润0.15亿元后,已连续两个季度亏损,2019年Q3净亏损0.249亿元。


针对社交电商持续烧钱追求流量的模式,12月8日,上海财经大学 电子商务 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向时代周报记者提出了她的质疑。


“很多用户上到平台上是因为低价,如果平台一直通过补贴等方式维持低价,客群可以一直在平台上,但如果平台不低价了,用户会不会流失?此外,就算能有投资保证一直补贴一直低价,那究竟准备靠什么业务来达成盈利,到底该怎么长久经营?”


目前,尚未有社交电商平台能给出明确的答案。

免责申明

转载声明:此信息系转载自网络,版权归属于原作者,房鲸鱼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本网站转载的作品涉及版权问题,请原作者持相应版权证明与本网站联系。